描写王勃的诗词欣赏有关王勃的诗句古诗大全关

赋情多懒率。 每醉后疏狂, 醒来飘忽。 无心恋簪绂。 温才高子建, 韵欺 。 胸中绝物。 所容者、诗兵酒卒。 一两时, 调发将来, 扫尽闷妖愁孽。 莫说。 杀人一万, 自损三千, 到...


  赋情多懒率。 每醉后疏狂, 醒来飘忽。 无心恋簪绂。 温才高子建, 韵欺

  。 胸中绝物。 所容者、诗兵酒卒。 一两时, 调发将来, 扫尽闷妖愁孽。 莫说。 杀人一万, 自损三千, 到底_卼。 悬河口讷。 非夙世, 无灵骨。 把湖山牌印, 莺花权柄, 牒过清风朗月。 且束之、高阁休休, 这回更不。

  楔子心头一点痛, 起坐要人扶。 况是家贫窘, 门前闻索逋。 小生姓李, 双名孝先, 祖居襄阳人氏。 自幼父母双亡, 习儒不遂, 去而为贾。 只因本钱欠少, 问本处庞居士借了两个银子做买卖, 不幸本利双折, 无钱还他。 小生前者往县衙门首经过, 见衙门里面绷扒吊拷, 追征十数余人。 小生向前问其缘故, 那公吏人道是欠少那财主钱物的人, 无的还他, 因此上拷打追征。 小生听罢, 似我无钱还庞居士, 若告将下来, 我那里受的这苦楚。 小生得了这一口惊气, 遂忧而成疾, 一卧不起, 在家中染病。 如今觑天远, 入地近, 眼见得无那活的人也。 老夫是这襄阳人也, 姓庞名蕴, 字道玄。 嫡亲的四口儿家属:婆婆萧氏, 女儿灵兆, 小厮儿凤毛。 俺四口儿都好参礼这佛、法、僧三宝。 俺多曾遇着几个善知识来:马祖师、石头和尚、百杖禅师。 多曾印证俺这三口儿都不及我这女儿灵兆。 此女子性根大利, 见性明白。 俺祖宗以来, 所积家财, 万贯有余。 我有一故友, 乃是李孝先。 往年问我借了两个银子, 出外做买卖去, 本利该还四个了。 谁想他命运不利, 将那本钱都伤折了也。 我听得道家中染病哩。 行钱, 将着李孝先那一纸文书, 再将着两绽银子, 咱探望孝先走一遭去。 理会的。 说话中间, 可早来到也。 孝先在家么? 是谁在门首? 是老夫。 呀! 是庞居士来了也! 请家里坐。 居士, 小生病体在身, 不能施礼。 孝先病体若何? 居士, 眼见得无那活的人也。 孝先, 曾请良医调治也不曾? 没钱, 请良医不起。 孝先, 你所得的这病, 可是甚么证候? 居士, 你试猜我这病咱。 你看波, 他的病可着我猜, 我依着他便了。 你不是风寒暑湿么? 不是。 莫不是饥饱劳役么? 也不是。 莫不是忧愁思虑么? 知我者是我心友也, 我这病正是忧愁思虑上得来的。 呀! 孝先, 何忧之有? 居士不知, 听小生试说一遍。 往年问居士借了两个银子做买卖, 谁想本利伤折了。 来到家中, 无钱还居士。 因往县衙门首经过, 见里面吊拷绷扒的人。 小生问其缘故, 他道是欠少财主的财物, 无钱还他, 告到官中。 如此般打拷追征。 小生听罢感了一口惊气。 居士也不是那等人, 假似也告到官中, 追征我这银两, 小生是个读书的人, 那里受的那等拷打。 因此上遂忧而成疾, 如今渐渐的沉重了也。 我当初本做善事来, 谁想倒做了冤业。 我家中多有人欠少我银两钱物的文契, 倘若都似这李孝先呵, 可不业上加业。 到家中我将这远年近日欠少我钱钞的文契, 我都烧了。 行钱, 是必提我一提儿。 行钱, 将李孝先那一纸文书来。 孝先, 这个是你的手字么? 居士, 是小生的手字。 我揾了这文书, 点个灯来烧了者。 本利该四锭银子, 都不问你要。 行钱, 再将两锭银子来。 孝先, 这银子我则这般与你做盘缠。 你心中这一会儿可如何? 居士, 本利该四个银子, 都不问小生要, 又与我两锭银子做盘缠, 我这会儿心中, 恰似无了病的人也。 善哉! 善哉! 我则要冤冤相解。 居士的银子不问小生要, 又与我这两个银子, 小生今生今世, 报答不的居士, 到那生那世, 做驴做马, 填还你这恩债。 居士, 你正是财上分明大丈夫也。 孝先, 我既与了你呵, 要说这等言语做甚么。 【仙吕】【赏花时】谁不知道财上分明是这大丈夫, 从今后休着你那心下熬煎枉受苦, 你是必好将息这病身躯。 元少居士的银子又不问小生要, 又与我这两个银子, 此恩异日必当重报。 这银子是我肯心儿愿与, 则是教小生难以克当也。 既是我与你呵, 更论甚么得之有可敢失之无。 居士去了也, 慢慢的调治病体痊可了呵。 我自有个主意。 曾闻一黄雀, 尚有报恩环。 人而不如鸟, 何颜立世间? 第一折断绝贪嗔痴妄想, 坚持戒定慧圆明。 自从灭了无明火, 炼得身轻似鹤形。 你子母每近前来, 听我说佛法也。 佛说大地众生, 皆有佛性, 则为这贪财好贿, 所以不能成佛作祖。 佛说贪财好贿之人似甚么? 似小儿在那刀尖上食蜜, 贪其甜味, 岂防有截舌之患也呵! 【仙吕】【点绛唇】尘世人伦, 我可也煞曾穷问, 长思忖。 他可便趋富嫌贫, 不想那富贵可是天之分。 【混江龙】有等人精神发愤, 都待要习文演武立功勋。 演武的不数那南山射虎, 习文的堪叹这西狩获麟。 获麟的鲁国岂知夫子圣, 射虎的霸陵谁问你个旧将军。 屈沉杀一身英勇, 枉费尽半世辛勤。 对面儿高车驷马, 转回头可早衰草荒坟。 我待要抛家业, 乐闲身, 或是琴一操, 酒三巡。 我为甚一生潇散不恋那一生钱, 大刚来这十年富贵也只是十年运。 运去呵, 有如那风摇画烛, 天散也的这浮云。 行钱, 我昨日嘱咐你烧文书一事, 你早忘了也。 你将那好几柜文书都与我抬将出来, 将些草把围着, 点火来烧了者。 理会的。 居士, 你为何烧了这文书? 婆婆, 我自有个主意, 不必问他。 中和正直领天台, 此日亲蒙圣敕差。 谁言空阔无神道, 霹雳雷声那里来? 小圣乃上界增福神是也。 因朝玉帝回还, 看见下方烟焰, 直冲九霄。 拨开云头, 乃是襄阳有一庞居士, 他将那远年近岁借与人钱的文书, 尽烧毁了, 不知是何缘故。 小圣按落云头, 化做一白衣秀士, 试探问咱。 居士在家么? 先生, 你寻他有何事故? 俺居士在家念佛哩。 相烦你报复一声, 道有一秀上特来相访。 既然有客至, 婆婆, 你且回后堂中去。 量老夫不才, 有劳先生屈高就下。 小生久闻居士大名, 特来拜访。 不敢! 不敢! 请坐。 行钱, 看茶来。 敢问先生仙乡何处? 小生乃西洛人也, 姓曾双名信实。 偶因游学至此, 恰才见居士家门首灰火未绝, 不知烧毁的是何物件? 先生不知, 老夫有一朋友是李孝先, 那人好生家窘, 往岁问我借了两锭银子, 出外做买卖去。 谁想他本利都伤折了, 无的还我。 他在家忧愁思虑, 成了疾病。 老夫想来, 我家中多有人欠少我的钱钞, 假若都似这李孝先呵, 我可不业上作业。 因此将那远年近日欠少我的钱物文书, 都烧毁了。 我则要冤冤相解也。 呀! 居士, 这钱是人之胆, 财是富之苗。 君子结交, 以德为情, 小人结交, 以财为友。 便好道:世间人喜是钱亲, 成功立业显家门。 假饶囊底无钱使, 满腹文章不济贫。 闻我佛言道是:无常迅速, 生死事大。 如今世上人呵! 【油葫芦】不思量有限的光阴有限身, 委实他钱上紧。 如今那等有钱的追富不追贫, 若有那穷汉来投奔呵, 他肯赍发些儿么? 几曾和那穷相识每日家相寻趁, 都只待共那富家郎逐日相亲近。 还有那等人呵, 他无钱时记人的仇, 若是有钱时忘人的恩。 倘有那相识朋友来呵, 他也肯接待他么? 若有个旧宾朋一径的将他来投奔, 他本在家里坐着, 却教人出来说, 没斝没斝, 他可自三衙家不出那正堂门。 在家如此推故, 倘若长街市上撞见怎了也? 或者一日在市廛中和那人打了个照面, 那人便道:小生探望了数次, 不能得遇。 他本认的那人, 他只在马上欠身, 便道:我不认的你。 【天下乐】他可也便见如同陌路人。 我想这等人, 何足道哉! 也非是小生多议论。 则我这一片济贫的心比他人心地真。 依居士的主见, 可是如何? 我恨不的罄囊儿舍与人些钱。 恨不的刮土儿可便散与人些银, 这许多钱债文书都烧毁了, 可惜了也。 便好道:万般将不去。 惟有业随身。 先生也, 量这千百锭家旧文契有那的几锭本。 居士差矣! 想今时人非钱不行。 有钱的穿的是异锦轻纱, 口食的是香甜美味。 无钱的身穿破衣, 口食淡饭。 无钱君子受熬煎。 有钱村汉显英贤。 父母弟兄皆不顾, 义断恩疏只为钱。 先生是知典故的人, 自古及今, 因这几文钱上, 不则送了一个。 先生不嫌絮烦, 听我在下试说一遍与你听者。 【那吒令】有一个为富的似欧明涉津, 遇龙衬海神; 有一个为富的似元载待宾, 仿玄宗圣人; 有一个为富的似梁冀害民, 灭全家满门。 我如今待觅一个隐沦, 待寻一个逃遁, 也只要免的他恶业随身。 居士差矣! 你家的富贵, 不是你祖上遗留的, 便是你自家挣起来的, 何苦又要逃遁他去, 这也太过了。 先生, 还有一等无端的小人, 到那腊月三十日晚夕, 将那香灯花果祭赛, 道是钱呵, 你到俺家里来波! 那的都是邪气。 【鹊踏枝】谁待要祭那财神, 我则待送那魔君。 缠杀我也财物金银, 我觑的似吊客丧门。 倒不如将他来与贫乏家施舍尽, 另做个种果收因。 居士, 岂不闻圣人有云:富与贵人之所欲, 贫与贱人之所恶。 难道居士另是一付肚肠, 与世人各别的? 你可曾闻鲁褒那《钱神论》么? 老夫不知。 愿闻。 钱之为体, 具有阴阳。 亲之如兄, 字曰孔方。 无德而尊, 无势而热。 排金门, 入紫闼, 危可使安, 死可使活, 贵可使贱, 生可使杀。 是故, 忿争非钱而不胜, 幽滞非钱而不拔, 冤仇非钱而不解, 令闻非钱而不发。 洛中贵游, 世间名士, 爱我家兄, 皆无穷止。 执我之手, 抱我终始。 凡今之人, 惟钱而已。 金谷奢华富石崇。 为人佣作窘梁鸿。 从古文章磨灭尽, 至今犹说孔方兄。 【寄生草】富极是招灾本, 财多是惹祸因。 如今人恨不的那银窟笼里守定银堆儿盹, 恨不的那钱眼孔里铸造下行钱印, 南无阿弥陀佛。 争如我向禅榻上便参破禅机闷。 近新来打拆了郭况铸钱垆, 这些时厮撏碎了鲁褒的这《钱神沦》。 【六幺序】这钱呵, 无过是乾坤象, 熔铸的字体匀。 这钱呵何足云云。 这钱呵使作的仁者无仁, 恩者无恩, 费千百才头的居邻。 这钱呵动佳人行意郎君俊, 糊突尽九烈三真。 这钱呵将嫡亲的昆仲绝了情分, 这钱呵也买不的山丘零落, 养不的画屋生春。 【幺篇】谁待殷勤, 颇奈钱亲。 钱聚如兄, 钱散如奔。 钱本无根, 钱命元神。 到底来养身波也那丧身, 这钱呵兀的不送了多人。 当日个宣帝为君, 疏傅为臣, 是汉朝大老元勋, 赐千金为具归途赆, 青门外供帐如云。 到后来可是如何? 他到家乡都给散心无吝, 这故事在两贤遗传, 千古流闻。 小生与居士共同一席话, 胜读十年书。 想居士这等疏财仗义, 高才大德, 今日相别, 后会有期。 行钱, 去将一饼金来。 理会的。 备一匹全副鞍辔的马来。 鞍马也有了。 先生, 这一饼金与先生做路费, 这一匹马与先生代步咱。 居士, 小生本为仰德而来, 非为财物而至, 焉敢当居士如此厚礼, 这个断然不好受得。 请先生受了者。 我小生决然不敢受, 便受了也无用处。 过二十年之后, 小生与居士再会。 二十年之后有先生, 敢无在下了也。 据着居士这等阴骘太重, 必然增福延寿也。 小圣恰才见此人积功累行, 施仁布德, 俺神灵如何无一个报应。 便好道:善有善报, 恶有恶报, 不是不报, 时辰未到。 休将奸狡昧神祗, 祸福如同逐影随。 善恶到头终有报, 只争来早与来迟。 呀! 天色晚了也。 行钱, 跟我宅前院后烧香去来。 理会的。 这个是我那油房, 装香来。 南无阿弥陀佛! 这个是我那粉房, 装香来。 香在此。 南无阿弥陀佛! 这个是我那磨房。 牛儿你不走, 我就打下来了。 行钱, 甚么人这般唱歌口旦曲的? 他心中必然快活。 你与我唤他出来, 我问他咱。 兀那罗和, 你出来, 爹唤你哩。 来也, 来也, 谁唤罗和哩? 孩儿也, 是我唤你哩。 唤我做甚么? 误了我打罗也。 你才唱歌口旦曲, 你心中必然快活, 你试说咱。 爹, 你道我这般唱歌口旦曲, 我那里有甚么快活? 孩儿每受苦哩。 我一日我请着爹二分工钱。 我清早晨起来, 我又要拣麦, 拣了麦又要簸麦, 簸了麦又要淘麦, 淘了麦又要晒麦, 晒了麦又要磨面, 磨了面又要打罗, 打了罗又要洗麸, 洗了麸又要撒和头口, 只怕睡着了误了工程, 因此上我唱歌口旦曲。 爹, 我那里是快活。 你省的古墓里摇铃, 则是和哄我那死尸哩。 嗨! 我可怎生知道。 不问你别事, 你这眼上两根棒儿, 为甚么支着? 爹, 你道我为甚么眼上支着这两根棒儿? 我白日里做了一日生活, 到晚来恐怕打盹睡着了, 误了你家生活, 因此上支着这两根棒儿。 你孩儿受苦哩。 孩儿也。 我与你拿掉了, 可是如何? 好松嗓, 好松嗓! 自今日为始, 将这粉房、油房、磨房都与我关闭了者, 再休要开。 爹, 你若是不开这磨房呵, 罗和别不会做买卖, 离了你家的门, 我不是冻死, 便是饿死的人。 爹, 可怜见孩儿每咱。 孩儿, 我自有个主意。 行钱, 将一个银子来。 孩儿也, 你见这个么? 这个唤做甚么? 孩儿也。 唤做银子。 则说银子。 我可不曾见。 爹, 要他做甚么? 他也中吃也中穿。 中穿中吃? 阿哟! 艮了牙也。 孩儿, 那中吃中穿, 是教你将他凿碎了, 买吃买穿。 哦! 倒换过来买吃买穿。 爹, 你可为甚么与孩儿每这个银子? 孩儿, 我与你这个银子, 不为别的, 你拿去白日里做些买卖, 到晚来则着你落一觉好睡。 爹, 你与我这个银子, 则要我落觉儿好睡, 孩儿每知道了也。 【醉扶归】我为甚么相怜悯, 与你这一锭家那雪花银? 爹, 你可为甚么与我这银子? 我则报答你那脚打罗三年这足一下恩。 爹, 我罗和请罪咱。 我昨日瞒着爹做一个贼, 偷了二升麦子, 去那长街市上算了一个卦, 那先生说我今年今月今日今时, 可当发迹, 得些儿横财。 不想爹叫我出来, 与了我这个银子, 那先生也会算哩。 那人也算的着轮到你那磨眼儿今日合交运。 爹, 你与我这个银子, 去做甚么生意好? 这银子我与你做买卖权时做本, 多谢爹, 孩儿从今以后, 再也不打罗了。 哎! 孩儿呵, 我从今以后再不要你似这般当粗坌。 则说银子银子, 谁曾见他来? 这个原来是银子。 【赚煞】暗评跋, 忽笑哂, 则被这钱使作的咱如同一个罪人。 我待向那万丈洪波, 落可便一跳身, 转回头别是个乾坤。 叹浊民空攒下那万余锭金银, 却也买不得三阳也那洞里春。 这钱呵, 我当初要用你时, 可便一分不肯, 到今日我要舍钱时, 可便于金何靳, 兀那世间的人, 那贪财好贿, 苦海无边, 回头是岸, 何不早结善缘也。 则咱这百年人谁识百年人。 众哥哥, 磨房里一应家火都交付的全了, 我回家去也。 那老的与我这个银子, 到家里落一觉儿好睡。 则说银子谁见来, 兀的不是银子。 说话中间, 可早到家了也。 则这一间小房, 去时节草绳儿拴了去。 今日回来, 还拴着哩。 我解开这绳儿, 推开这门, 我入的这屋里来, 关了这门。 我试看我这银子咱, 兀的不是银子。 只这一个土炕, 放在那里好? 我如今揣在我这怀里, 我揣的紧着, 谁知道我怀里有银子? 我听上衙更鼓咱。 呀! 可早一更也。 庞居士老的说来, 则着我快活落一觉儿好睡。 我试睡咱。 怎么大街上有你走处, 没我走处? 官街官道你走的, 我也走的。 你怎么偏要挨肩擦膀的舒着手, 往我怀里摸甚么? 你待抢我的银子? 那里走! 这银子是谁的? 银子是庞居上老的与我的。 你拿我这银子那里去? 快还我的银子来。 呸! 可是个梦。 我试看我那银子咱, 兀的不是银子。 这银子揣在怀里, 梦见人来抢我的, 可放在那里好? 我如今把这银子放在灶窝里。 我扒开这灰, 这灶成年古代不烧火, 埋上这银子, 扒上些灰儿盖着, 谁知道灶窝里有银子? 我听上衙更鼓咱。 呀, 可早二更了。 庞居士老的说来, 则着我快活的落一觉儿好睡。 这等大风, 不要点灯弄火的。 我说着不听, 你点那纸捻往那里去? 还不吹灭了哩。 阿哟, 他往那里去? 可怎生丢在草垛上? 哎, 罢了! 烧着了草垛, 也刮在房上, 连房也都烧着了。 街坊邻舍, 火夫总甲, 救火! 麻搭火钩, 趱水桶, 救火! 搭上火钩, 众人着气力拽。 呸! 原来又是个梦。 看我那银子咱。 兀的不是银子。 放在灶窝里, 梦见火来烧我这银子, 可放在那里好? 我如今把这银子放在水缸里, 谁知道水缸里有银子? 揭起蒲盖, 扑咚! 休道无那贼, 便有那贼呵, 他怎知道水缸里有这银子。 我听上衙更鼓咱。 呀! 三更了也。 庞居士老的说来, 则着我快活落一觉儿好睡。 阿, 天阴了, 可盖酱缸, 把那晒的麦子搬入仓里去罢了。 东南上云布起来了, 我说么, 下濛松雨儿了。 呀! 大雨了, 罢了, 罢了, 水发了, 山水下来了, 好大雨, 水淹将上来了呀, 大水冲了房子也。 好大雨, 水浮水浮, 水分水浮, 狗跑儿浮, 观音浮, 躧永浮, 仰蛙儿浮。 呸! 又是个梦。 看我那银子咱。 兀的不是银子。 放在水缸里, 梦见水文淹。 我这银子, 可放在那里好? 我放在这门限儿底下, 把土儿埋了, 休道无那贼, 便有那贼呵, 他怎么知道我门限儿底下, 埋着这银子? 我听上衙更鼓咱。 四更了也。 庞居士老的说来, 与我这个银子, 则着我快活的落一觉儿好睡。 阿, 来了, 来了, 偌多的人, 你拿那锹锄撅头, 往那里去? 俺家里又不盖房脱坯, 你都来做甚么? 怎么钯我的门限? 说着也不听, 你还钯哩, 钯出我的银子来了。 里长总甲, 有贼也! 偷了我的银子去了。 有贼, 有贼! 呀! 拿刀砍杀我也。 呀! 又拿枪来扎杀我也。 拿我的银子那里去? 呸! 又是个梦。 我听上衙这更鼓咱。 呀, 天明了也, 好阿, 我恰好一夜不曾睡。 我试看我那银子咱, 兀的不是银子。 罗和也, 你索寻思咱, 这一个银子放在水缸里, 梦见水来淹我; 揣在怀里, 梦见人抢我的; 埋在灶窝里, 梦见火来烧我; 埋在门限儿底下, 梦见人来钯我的, 拿刀来砍我, 枪来扎我。 一个银子整整害了我一夜不曾得睡。 想庞居士老的家有千千万万大箱小柜无数的银子, 我想他来是有福的, 可便消受得起。 罗和, 我那命里则有分簸麦拣麦淘麦。 打罗磨面, 我可也消受不的这个银子罢。 我拿着这个银子出的门来, 拽上这门, 送还与庞居士老的去走一遭。 第二折居士, 想你昔日之间, 多行善事, 广积阴功, 久后俺子母每也有个好处么? 婆婆, 你说的差了也。 便好道公修公得, 婆修婆得。 十人上山, 各自努力。 盛世难逢, 佛法难遇。 若是既逢既遇呵, 南无阿弥陀佛, 也要咱自省自悟也呵。 【中吕】【粉蝶儿】若论着今日风俗, 正好宜太平箫鼓, 有一等寒俭的泛泛之徒, 他出来的不诚心, 无实行, 一个个强文假醋。 如今有一等高巾傲带, 表德相呼。 不知他那肚皮里如何? 们不他表德相呼, 你问波可甚的是那衣冠文物。 居士, 那称才卿的, 可是怎生? 【醉春风】他那等空傲慢的唤做才卿, 那称好古的, 可是如何? 那等假老成的唤做甚么好古。 据居士恤孤念寡, 敬老怜贫, 世之少有也。 凭着我疏财仗义行几人? 如这城中试数, 数。 们见个老的呵, 我早则出力的扶持; 但见个病的呵。 我早则尽心儿调养; 但见个贫的呵, 我早则倾囊儿资助。 居士, 如今那高楼上吹弹歌舞, 饮酒欢娱, 敢管待那士大夫哩。 婆婆, 他肯管待那人, 也不枉了。 【红绣鞋】他几曾道开东阁把那名儒来管顾, 他每可动不动便宴西楼和那妓女每欢娱, 他则请人吃一盏茶呵, 却早算计也。 他将那茶托子人情可便暗乘除。 常则是佯呆着回过脸, 推说话纽身躯, 若有个穷相识来, 便舍着磕破他头者波, 他每可几曾做那五百钱东道主? 自家罗和的便是。 可早到宠居士老的门首也。 不必报复, 我自过去。 孩儿也, 你慌做甚么? 我则着你落一觉儿好睡也。 我那里睡来, 一夜恰好不曾扎眼, 整定害了我一夜。 你怎生一夜不曾得睡? 蒙与了我这个银子, 到的家里没处放着。 我揣在怀里。 梦见人来抢我的; 放在灶窝里, 梦见火来烧我; 放在水缸里, 梦见水来淹我; 放在门限儿底下。 梦见人拿着锹锄撅我的, 拿刀来砍我, 枪来扎我。 为这一个银子, 整定害了我一夜不曾得睡。 我想来, 爹家里论千论万满箱满柜无数的银子, 可没些儿事。 爹, 你便是有福的消受得他, 我罗和那命里则有分簸麦拣麦, 淘麦晒麦.打罗磨面, 我那里消受的这银子? 爹, 你省的那胁肢骨里敲髓么? 孩儿, 这是怎么说? 我那骨头里没他的, 我送这银子来还了你, 我不敢要。 孩儿呵, 我与了你一个银子, 搅了你一夜不曾得睡。 我家里有两三库都是金银宝贝, 都似了你呵, 如之奈何? 【迎仙客】哎! 银子也你饥不能与人家做饭食, 你冷不能与人便做衣服, 你这般沉点点冷冰冰衠则是一块儿家福。 银子也, 你比及到我跟前呵。 知他消磨了那几千年, 可则更换过了几万古。 他为甚不向你跟前停住? 我与他这个银子, 打搅的他一夜不曾得睡, 你无福消受, 送还与我。 哎! 这银子呵, 原来分定也是前生注。 爹, 我则零支着使罢。 行钱, 将一两银子来与罗和孩儿。 等你使的无了呵, 再来取。 爹, 孩儿也不敢多要, 只先支一钱银子, 买一条扁担, 我做大买卖去也。 做甚么大买卖? 我只去妓馆家做闲的去也。 天色晚了也, 婆婆, 你先歇息去, 我宅前院后烧香去来。 理会的。 我来到这粉房。 我来到这油房。 我来到这后槽门首。 是甚么人这般说话, 我试听咱。 马哥, 你当初为甚么来? 我当初少庞居士十五两银子, 无的还他, 我死之后, 变做马填还他。 驴哥, 你可为甚么来? 我当初少庞居士的十两银子, 无钱还他, 死后变做个驴儿与他拽磨。 牛哥, 你可为甚么来? 你不知道, 我在生之时, 借了庞居士银十两, 本利该二十两, 不曾还他, 我如今变一只牛来填还他。 嗨, 兀的不唬杀我也! 我当初本做善事来, 谁想弄巧成拙, 兀的不都放做来生债也! 【醉高歌】枉了我便一生苫鳏寡孤独, 半世养贫寒困苦。 我则道是谁人向这槽畔低低叙, 听沉了着我惨惨的怕怖。 【满庭芳】呀! 却原来都是俺冤家俫债主, 我本待要除灾种福, 我倒做了一个缘木的这求鱼。 庞居士呵, 你是念佛的人, 这的可便抵多少业在深牢狱, 不由我不展转踌躇。 庞居士我当初与你那银子, 我也无甚歹意来。 我则待要钱妆的你来如狼似虎, 哎! 谁承望今日折倒的做马波为驴。 我看了他这轮回的路, 可则是阴司地府, 当初借了我银子, 无的还我, 今日做驴马众生, 来填还我。 哦! 方信道还报果无虚。 婆婆, 灵兆, 凤毛, 你子母每都来。 居士, 你这般慌叫怎么? 我恰才前后烧香。 则听的那牛马做声, 那牛便道:我少居士二十两银子, 无的还他, 做牛来填还他。 那马便道:我少居士十五两银子, 无的还他, 做马来填还他。 那驴便道:我少居士十两银子, 无的还他, 做驴来填还他。 婆婆, 我当初本做善事, 谁承望弄巧成拙, 都做了来生债也。 嗨! 谁想有这等果报? 婆婆, 从今以后, 凡百的事, 你则依着我者。 行钱, 将那家私总历文书, 都与我搬运将出来。 理会的, 都搬运将出来也。 可补个灯来都烧了者, 我再也不放与人这钱钞了。 呀! 居士, 你烧了这家私总历文书, 可是主何意来? 婆婆, 你那里知道? 【石榴花】你道我烧毁了文契意何如? 岂不闻君子可便断其初? 哎, 居士咱, 人自是有钱的好。 想着俺借钱时有甚恶心术, 怎知做今生债负, 来世追补? 则愿的祖师指示我向西方去, 早回头拔出迷途。 烧了者! 烧了者! 居士, 你留着, 休要烧毁了。 则管里便左来右去把我邀拦住, 这钱也他敢不是我那护身符。 居士, 你好歹休要烧了这文书。 【斗鹌鹑】岂不闻驷马难追, 我今日个一言俫既出。 婆婆, 元来你心与我心不同。 我心怎生与你心不同? 我待将这家业消除, 你则待将火院、火院来做主。 烧了者! 烧了者! 居士, 你且休要烧者。 你为甚么唧唧哝哝百般的无是处? 婆婆, 你是念佛的人。 我可问你甚的唤做乐有余? 我但得个一世儿清闲, 便则是生产愿足。 居士。 你且休烧了这文书, 听我说咱。 俺两口儿偌大年纪, 孩儿每都小哩。 他久己后长立成人, 也要些钱物使用, 你与我休便烧了也。 你刬的还有这个心哩。 居士, 我主的不差, 你只休烧毁了也。 婆婆, 你坚意的不肯烧这文书。 行钱, 你去抬一柜儿金子来, 抬一柜儿珠子来, 抬一柜儿银子来。 理会得。 一柜金子, 一柜银子, 一柜珠子。 都有了也。 婆婆, 灵兆, 凤毛, 你见么? 居士, 我见了也, 你可主何意那? 【上小楼】且休论咱这仓廒波务库, 更和这家私也那无数。 应有的金银财宝, 收拾将来, 放在一处。 则人你这娘儿海嘶瞅着厮守着, 休离了十步, 看你那无常时可便带的他同去。 居上, 你寻思波, 俺女儿不曾嫁, 小厮儿不曾娶, 你投至的挣成这个家业, 非一日之故。 许多的钱物, 也是可惜的。 你留下些与后代儿孙受用, 可不好那。 婆婆, 你着我做财主; 我做了财主, 又着凤毛孩儿做财主; 凤毛所生的孩儿, 又做财主, 咱家哩辈辈儿做了财主。 我问你, 这穷汉可着谁做? 【幺篇】钱无那三辈儿家钱, 福无那两辈儿家福。 你但看日中则盈, 月满则亏, 这都是无往不复。 久以后到头来另有个养身活路, 你将钱债的文书都烧毁了, 还有甚养身活路在那里? 我待着你一家儿受佛门普度。 婆婆, 凡百的事, 你则依着我者。 咱家中奴仆使数的, 每人与他一纸儿从良文书, 再与他二十两银子, 着他各自还家, 侍奉他那父母去。 咱家中牛羊孳畜驴骡马匹, 每一个畜生脖子里挂一面牌, 上写着道:庞居士释放, 不许人收留。 去那鹿门山外有水草处, 任他生死。 咱家中有十只大海船。 一百小船儿, 将咱家中金银宝贝玉器玩好, 着那小船儿搬运在那大船上, 俺一家儿明日到东海沉舟去也。 居士, 我依着你, 把牛羊孳畜尽释放了, 但是家中人都与他从良文书。 则一桩儿, 你也依着我, 留下海船, 不要将那钱物载去沉了, 等我做些买卖, 可不好那。 【耍孩儿】你待着我万余资本为商贾, 攒利息冲州撞府。 或足乘船鼓棹渡江湖, 或是从鞍马昼夜驰驱。 我干做了撇妻男店舍里一个飘零客, 抛家业尘埃中一个防送夫。 冷清清梦回两地无情绪, 怎熬的程途迢递, 更和那风雨潇疏? 居士, 俺锦片也似家缘过活, 你都要沉于海内, 久后孩儿每成人呵, 将甚么使用? 你则依着我留下这钱物者。 【二煞】古人道鹪鹩巢深林无过占的一枝, 鼹鼠饮黄河无过装的满腹。 咱人这家有万顷田, 也则是日食的三升儿粟。 博个甚睁着眼去那利画上克了我的衣食, 闲着子去那算盘里拨了我的岁数。 攒下些山岸也似堆金玉, 这壁厢凌逼着我家长, 那壁厢快活杀他妻孥。 居士。 你将这家私弃舍了呵, 也思量着久后孩儿每怎土过遣那? 【煞尾】我去那洒色财气行取一纸儿重招, 我去那生老病死行告一纸儿赦书。 岂不闻道儿孙自有儿孙福? 我其实便作不的这业, 当不的这家, 受不的这苦。 第三折羲皇八卦定乾坤。 上帝还须辅弼臣。 云雨风雷唯我用, 独魁水底作龙神。 吾神先考, 所生七子:银脊广胜龙, 铜脊沙龙, 铁脊陀龙, 九尾赤龙, 撩牙火龙, 镇世恶龙。 吾乃第一金脊德胜龙是也。 为吾神毗沙门战退九曜刀利山, 三箭成功, 奉天符牒, 玉帝敕命, 加吾神东海龙王之职。 今有襄阳一人, 乃是宠居士, 此人将应有家财都要沉在东洋大海。 吾神未得上帝敕令, 不敢收留。 巡海夜又, 等庞居士来时, 将那船只托住者。 行钱, 将那家中金银贯钞, 奇珍异宝, 都搬运在大船上不曾? 爹, 都搬运在船上了也。 婆婆, 灵兆, 凤毛, 俺一家儿去那东海上沉舟去火。 世人重金宝, 我爱刹那静。 金多乱人心, 静见真如性。 【越调】【斗鹌鹑】我弃了这千百顷家良田, 便是把金枷来自解。 我沉了这万余锭家私, 便是把玉锁来顿开。 玳瑁珊瑚, 砗磲琥珀, 你当初生处生, 今日个可便来处来。 我若无你呵, 再不做那天北的这经商, 我也再不做那江南的贾客。 【紫花儿序】我愁的是更筹漏箭, 我怕的是暮鼓晨钟, 我倦的是这紫陌黄埃。 大刚来光阴迅速, 怎教我不心意裁划, 早早的安排。 待把我这一寸心田无挂碍, 大道的事着你世人不解。 则愿的一帆西风, 送上我那三岛蓬莱。 婆婆, 你看那海上的水, 水上的船, 船上的金银宝贝, 有个比喻也。 喻将何比? 【天净沙】有如那花正开风卸风衰, 有如那月初圆云暗云埋, 跳不出这尘寰世界。 我觑了委实痴呆, 那船上的, 那里是甚么金银宝贝? 只当是装一船家兀那横祸非灾。 婆婆, 早来到海岸了也。 那船上装的都是金银宝贝, 居士你也好大量哩。 【鬼三台】也非是我胸襟大, 将金宝和船载, 我只待跳出这尘寰得自在? 居士, 你便老了, 儿女每正后生哩。 你道是白发叹吾侪, 我道足今番畅快哉。 趁着这风力软水横天地窄, 帆力稳影吞雪浪开。 这便是风送

  , 赴洪都的命彩。 居士, 你看那海岸上看俺沉舟的人, 好不多也。 兀那君子每, 我庞居士这个念头, 比别人不同。 【紫花儿序】我不比那越范蠡驾扁舟游那五湖的这烟浪, 我不比那晋石崇送穷船葬万顷波澜, 我不比那汉张骞泛浮槎探九曜星台。 你觑波, 我则见水接着天泻混元一派, 我则见天连着水可便无半点儿纤埃。 我为甚喜笑盈腮, 待着他水晶宫里龙王放一会儿解, 这一场我直撑杀他鱼鳖和那虾蟹。 觑了这万丈风涛, 兀的不险似百尺楼台。 居士, 这会儿风浪越急了, 你看那船越漂的高了也。 我自有个主意。 行钱, 将那大海船底下凿碗来大数十个窟笼, 他必然沉了也。 理会的。 爹, 这船底下都凿了窟笼也。 可怎生不沉? 这会儿风也息, 浪也平了, 可怎生是好也呵? 【凭栏人】天际残霞几缕裁, 水映天心有如那霞衬彩。 恰才个船随着海岸开, 抵多少烟波风送客。 婆婆, 这船只是不沉, 也可怪哩。 【寨儿令】我则见雪浪涌似山排, 可怎生又风恬水平云雾霭。 难道是积羽沉舟, 这金银呵反为轻载? 心儿里好疑猜。 【幺篇】为甚么这番滚滚海藏里不沉埋? 这船怎生不沉? 婆婆, 我猜着了也。 他本是个虚飘飘世上的浮财。 我和你发虔心祷上苍, 近岸口跪苍苔, 婆婆、灵兆、凤毛, 都来拜者。 拜、拜、拜, 直拜到那月上的这海门开。 兀那东海龙王, 上帝敕令, 将庞居士应有家财, 都收入龙宫海藏者。 得令! 雷公电母、风伯雨师, 作起波浪, 翻了那些海船, 将庞居士应有的家财, 都与我收了者。 理会的, 都收了也。 吾神索回玉帝的话去。 领水卒分开波浪, 显神通现出本象。 将庞居士应有家财, 都收入龙宫海藏。 【金蕉叶】我则听的霹雳响惊魂丧魄, 唬的我四口儿无颜落色。 我则见云偶斗空中乱摆, 恰便似千百面征鼙乱凯。 【调笑令】我可便自来几曾该端的便几曾该, 抵多少一夜西风透霎时间四野阴霾。 【秃厮儿】赤历历那电光掣一天家火块, 吸力力雷霆震半壁崩崖。 俺这里轻身向前将这海岸踹, 居士靠后些。 婆婆, 你怕甚么? 你还耽着鬼魂胎, 哀哉。 好大风也。 【圣药王】吹的我头怎抬, 刮的我眼倦开, 龙王呵, 你这般烦恼怎么? 又不比入山推出白云来。 渐的呵风力衰, 忽的呵云乱摆。 只要你沉了咱锦帆舟楫共资财, 做的个一去不回来。 居士。 你将钱物都沉在海里了, 俺四口儿如今回去, 把甚么做盘缠那? 婆婆, 我瞒着你多哩。 我会一桩儿手艺。 你会那一桩儿手艺? 我会编笊篱, 鹿门山外有一园竹子, 着凤毛孩儿斫将来, 我一日编十把笊篱, 着灵兆孩儿货卖将来, 可不够俺一家儿吃粥哩。 这的是大缸里打翻了油, 沿路儿拾芝麻也。 【收尾】谁不知道庞居士误放了来生债, 我则待姓名儿千年万载。 你便积攒下高北斗杀身的钱, 婆婆、灵兆、凤毛, 你回头试看波。 可也填不满这东洋是汇海。 第四折释迦拈花露本心, 迦含微笑遇知音。 灯灯相续传千古, 朗朗光明直至今。 贫僧乃襄阳云岩寺长老, 法名丹霞。 自幼学成满腹文章, 只为进取功名。 路逢马祖禅师, 问我:秀才那里去? 贫僧回言:我选官去也。 祖师道:秀才比及你选官呵, 我选佛还好的多哩。 我一闻其言, 心下朗然省悟。 因此金刀落发, 舍俗出家, 先参马祖, 后拜石头和尚。 多得公案, 争奈未能了达。 此处襄阳有一人是庞居士, 他有个女儿灵兆, 生的十分大有颜色, 每日在寺门首货卖笊篱。 但是卖不了的, 贫僧都买下。 我有心无心, 买下三房子笊篱。 这早晚敢待来也。 妾身是灵兆女。 自从俺父亲在海上沉舟回来, 搬到这鹿门山住。 俺父亲会编笊篱, 一日与我十把笊篱, 将来长街市上货卖。 这早晚无人买这笊篱, 俺父亲的斋食, 如之奈何? 且到云岩寺山门首卖去, 敢那和尚又要买笊篱也, 这早晚正是那女子采的时候也。 小娘子问讯。 万福。 小娘子, 这笊篱敢又是卖不了的么? 师父, 是卖不了的。 我有心要买笊篱, 争奈身边无钱, 你肯跟的我方丈中去么? 师父, 你是个出家儿人, 怕做甚么? 我跟你去。 我着两句言语嘲拨他, 看他晓的么。 老和尚合掌当胸, 小娘子自去分解。 这和尚无礼, 着言语嘲拨我。 他如今不言语便罢, 再言语呵, 戎答他两匀。 他不听的, 高着些念。 老和尚合掌当胸, 小娘子自去分解。 你听我道两件事, 依的, 妾身便和你共同欢爱。 休道两件事, 便十件贫僧也依, 出家人亦无挂碍。 你着那经为枕比丘取乐, 佛铺地袈裟蒙盖。 南无阿弥陀佛! 坏教门遗臭人间。 堕阿鼻老僧罪大。 你参空禅仔细追求, 怎生见真佛昂然不拜? 得悟时拈起放下, 拜佛也有何耽待。 掌拍处六根清净, 这笊篱打捞苦海。 方信道色即是空, 果然的空即是色。 南无阿弥陀佛! 若不是吾师点化, 贫僧怎了也。 吾师一日不曾卖的一把笊篱, 父母倚门而望斋食。 如今贫僧将这一百文长钱, 放在路上, 待吾师拾的去, 有何不可? 我恰十凡心起微微动处, 被一片黑云遮住。 若不是点化真言, 险堕了阿鼻地狱。 妾身自离了云岩寺, 度脱了丹霞长老, 不曾卖得一把笊篱。 俺父母斋食, 怎生是好呀? 这道傍不知是甚么人遣下这一百文长钱。 我待不将的去来, 只恐怕误了父亲斋食。 我待要将的去来, 怎好昧心贪利。 我如今将这十把笊篱放在道傍, 怕那人束手这钱呵, 将笊篱卖过一般。 世俗人休看的这笊篱小可也。 翠竹枝枝选嫩条, 编成此物手中操。 常将济世菩提念, 去那苦海波中用意捞。 有儿不曾娶, 有女不曾嫁。 大家田圞头, 说会无生话。 自从将我那家缘家计, 金银宝贝, 都装到东海均沉了, 来这鹿门山结一草庵, 修行办道, 到大来悠哉也呵。 【双调】【新水令】谁似我静中参透了这祖师禅, 我待向雪山头养心修炼。 当日那溶溶的天似水, 漫漫的海无边。 一自沉了我那家缘, 我将这成道记诵千篇。 妾身灵兆, 将着这一百文长钱, 见父亲走一遵去。 灵兆孩儿, 你回天了也? 父亲, 你孩儿回来了也。 孩儿, 你卖笊篱, 可是如何? 父亲, 你孩儿因度脱了丹霞长老, 不曾卖的笊篱。 出那寺来, 道路傍边, 不知甚么人遗下一百文长钱。 我待要不将的太, 则恐怕误了父亲斋食。 你孩儿将那十把笊篱放在傍边, 等那人来寻这钱时。 将这笊篱就是卖与他一般, 你孩儿主意的是么? 孩儿也, 你见的是。 居士, 上圣有请。 你是那里来的? 【沉醉东风】谁更敢推辞腼腆, 我并不曾半霎儿俄延。 我从来富不骄, 端的个贫无怨。 不只我来, 兀的不又是一个来也。 疾! 在那里? 他把我赚回头早海变桑田, 是好乐声也。 我则听的聒耳笙歌秦管弦, 那一派仙音得这韵远。 婆婆, 你看那金门玉户, 碧瓦琉璃, 比尘世不同, 此处必是天宫也。 居士, 你看这牌面上写着字儿哩。 【雁儿落】兀的不明明的在这门额上显, 分朗朗在这牌面上见。 牌面上青书篆着的是兜率宫, 门额上金字镌着的是灵虚殿。 【得胜令】这里可敢别是一重天, 俺又不曾高驾五云轩。 婆婆, 世间则有红莲花、白莲花, 那得这青莲花、金莲花? 这的是太液莲如锦, 可则抵多少青山花欲燃。 婆婆, 你见么? 一个石洞门开着牛壁儿, 掩着半壁儿, 你子母每敢先过去么。 居士, 俺先过洞门来了也。 婆婆, 你瞒着我多哩。 却不是你从前, 多与人行方便; 着硬处你早当先, 岂不闻心坚石也穿。 庞居士, 休惊莫怕。 兀的不唬杀我也! 【乔牌儿】唬的我意痴痴身倒偃, 把不住的腿脡颤。 我见他貌威严身垒浪霞光现。 吾神奉敕令在此等侯多时也。 他道是奉玉皇诏旨宣。 何方圣者, 是甚灵神? 通名显姓咱。 吾神上界注禄神是也。 生前何人? 生前是少你银子的李孝先。 谁是李孝先? 吾神就是李孝先。 可喜! 司喜! 得此美除也。 你见吾神欢喜么? 可知欢喜哩。 我着你大欢喜哩。 有你一个旧朋友, 你要见么? 我可知要见哩。 疾! 庞居士, 你认的吾神么? 何方圣者, 甚处灵神? 通名显姓咱。 吾神乃增福神是也。 生前何人? 生前乃是二十年前劝你烧文书的曾信实。 【殿前欢】我可便记尘缘, 则为那市廛中傒幸我二十年。 居士今日功成行满, 证果朝元也。 不打入六道轮回转, 义待着俺平地升天。 小圣有言在前, 道二十年以后, 当与居上相见。 记当初有句言, 到今日重相见。 今日呵可便称了我平生愿, 端的是抽胎换骨, 火内生莲。 居士, 你非是凡人, 乃上界宾陀罗尊者是也。 庞婆, 你是上界执幡罗刹女。 凤毛, 你是善才童子。 你一家儿都不如女孩儿灵兆, 乃是南海普陀落伽山七珍八宝寺, 号元通, 名自在观音菩萨。 则为你一念差受此尘缘, 再修行六十余年。 庞居士你今日功成行满, 合家儿证果朝元。 【折桂令】这的是庞居士四圣归天, 出世超凡同共朝元。 则为我救困扶危, 疏财仗义, 都做了注福消愆。 今日个乘彩凤十洲阆苑, 跨苍鸾弱水三千。 我劝你人世官员, 莫恋浮钱。 只将那好事常行, 管教你一个个得道成仙。 题目灵兆女点化丹霞师正名庞居士误放来生债

  歌扇潜回暖吹, 酒兵顿解寒围。 红莲绛蜡两交辉。 小醉何妨大醉。 落笔君如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wangboshicixiejingpian/1637.html

发表评论
加载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