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讨发现《山中》王勃唐诗观赏

《山中》是唐代墨客王勃创作的一首五绝,作于作者被废斥后旅居巴蜀时代。此诗抒发了作者久滞异地,渴望早日回籍的思惟豪情。起句长江悲已滞既写景,又抒怀,情因景起,景又生...


  《山中》是唐代墨客王勃创作的一首五绝,作于作者被废斥后旅居巴蜀时代。此诗抒发了作者久滞异地,渴望早日回籍的思惟豪情。起句长江悲已滞既写景,又抒怀,情因景起,景又生情;次句万里念将归紧承首句,具体抒发远游思归的悲苦心情;第三句转为写物候,承接上两句寄义,在深秋北风飒飒之夜使人感慨不已;结句山山黄叶飞写深秋的气象,夸大了墨客所处的情况,突现了人物的形象和心情。全诗说话洗炼,情形融合,塑造了一个天涯游子的典型形象,其丰富的意象衬着了悲凉的空气,陪衬出墨客久客思归的凄苦心情。

  ⑶况属:况且是。属:恰逢,正当。高风:山中吹来的风。一说即秋风,指高风送秋的季节。

  这首诗创作于唐高宗咸亨二年(672),是王勃旅蜀前期时的作品。总章二年(669)王勃入蜀,在《入蜀游记诗序》里他写道:五月癸卯,余自长安观风景于蜀,遂出褒斜之隘道,抵岷峨之绝经。在游《游山庙序》里也说:吾之有生,二十载矣,雅厌城阙,酷嗜江海。概况看他分开长安的态度似乎很潇洒,而心里是很复杂的。被逐出沛王府后,他无所作为,本想借着蜀地山水胜景以消解胸中的积愤。现实上,北国物候也为墨客增加了很多的乡思和烦忧。

  这首抒写旅愁乡思的小诗,墨客在寥寥二十个字中,奇妙地借景抒怀,表示出了一种悲凉浑壮的气势,缔造了一个情形融合的坦荡的意境。

  首句长江悲已滞,是即景起兴。在字面上也许应诠释为因持久滞留在长江边而叹伤,墨客在蜀上瞥见长江逶迤东去,震动了持久滞留异乡的悲思。可以参证的有作者的《羁游饯别》诗中的游子倦江畔及《他人四首》之四中的雾色笼江际、作甚久留滞诸句。但假如与下面万里句合看,能够墨客还想到长江万里、路途悠远而引发羁旅之悲。这首诗的题目是山中,也能够是墨客在山上望到长江而起兴,是以昼夜滔滔东流的江水来对照自己持久滞留的旅况而发生悲思。与这句诗类似的有杜甫《成都府》诗中的名句大江东流去,游子日月长,以及谢脁的名句大江流昼夜,客心悲未央。这里,长江与已滞以及大江与游子、客心的关系,墨客自己可以有各类联想,也任读者作各类联想。在一定范围内,了解可以一视同仁,即所谓诗无达诂。现代墨客常常借江水来抒发羁旅愁情,而王勃此句的艺术首创性在于,他不但借大江起兴,而且把自己的悲愁之情注入大江,使长江豪情化、品德化。墨客旅居巴蜀,一颗心为归思缠绕而没法排解,是以,当他在山上俯瞰长江时,竟感应这条浩浩奔腾的大江,也为自己的持久淹留而悲伤悲痛,

  以致它的水流也迟滞不畅了。这新奇的设想,既缘于墨客的移情感化,又合适生活的实感。人在山上望长江,由于间隔远,看不清它的滔滔奔腾的波涛,常常会感应江水是呆滞不动的。所以,这句诗中长江哀痛滞留的形象,也逼真地表达了墨客的直觉感受。悲愁的长江与悲愁的墨客相互感发、符合、共鸣,激烈地传染了读者的情感。诗一开篇,境界便很悲凉浑壮。

  墨客在缔造了长江悲滞的新奇意象以后,才在第二句万里念将归中间接抒怀,点明自己身在异乡,想到盼望已久的万里归途而深深感慨。万里念将归,似出自宋玉《九辩》爬山临水兮送将归句。而《九辩》的送将归,最少有两种分歧的诠释:一为送别将归之人;一为送别将尽之岁。至于这句诗里的将归,假如畴前面提到的《羁游饯别》、《他人四首》以及《王子安集》中别的一些客中送此外诗看,可以采前一诠释;假如今后诗后半首的内容看,也可以取后一诠释。但联系此句中的念字,则以诠释为思归之念较好,也就是说,这句的将归和上句的已滞一样,都期望远怀乡之人,即墨客自己。但还有一说,把上句的已滞看做在异乡的客子之悲,把这句的将归看做万里外的家人之念,似也可通。这又是一个诗无达诂的例子。悲、念二字,是全篇之眼,间接抒发怀念故乡而不得归的悲愁情感。诗的前两句中长江和万里是从空间上表述自己远在外地异乡,归家的路途悠远。已滞和将归是从时候上表白墨客持久滞留异乡,还没有回去。

  紧接着,墨客牢牢捉住眼前的情况微风景,写出了况属高风晚,山山红叶飞两句。从字面上看,这两句纯真是写景,但实在是经过写景,表达自己心里因思乡而凄楚的心情。墨客在山中瞥见了秋风萧瑟、黄叶飘零之景,这些既是现实的风景描写,同时表示诗民气里的萧瑟、凄凉。正由于墨客持久漂泊在外,所以心里由于忖量故乡而额外悲凉,墨客又看到了秋天万物衰落的秋景,这就更增加了他思乡的愁绪。此二句没有一个间接表示豪情的字眼,但渗透了墨客稠密的豪情。这里的秋天风景,兼寓比、兴之意。从兴的感化来看,在这样凄凉萧索的情况中,墨客的乡思是难忍和难以排解的。从比的感化看,这萧瑟秋风、飘零黄叶,正是墨客的萧瑟心情、飘零旅况的意味。这两句能够化用了宋玉《九辩》中的悲哉,秋之为气也,萧瑟兮,草木摇落而变衰的诗意,却用得没有模拟的痕迹,又使读者增加一层联想,对诗的意境起了深化感化。就整首诗来说,这两句所写之景是对一二两句所写之情起衬映感化的,而又有以景喻情的成份。固然,这个相比是不即不离的。同时,把山山黄叶飞这样一个纯风景描写的句子放置在篇末,在写法上又是以景结情。南宋沈寄父在《乐府指迷》中说:结句必要铺开,含不足不尽之意,以景结情最好。这首诗的结句就有宕出远神之妙。

  《唐人万首绝句选评》评此诗道:寄兴高远,情形俱足。从通篇的艺术构想来看,墨客采用了兴法起结的艺术手法。一下笔便借景兴情,结尾处又以景结情,把所要抒写的思惟豪情融入一个活泼、坦荡的画面中,让读者从画中品味。这样,便收到了语虽尽而思绪无穷的艺术结果。该诗首尾三句写景,第二句抒怀叙事,采纳景情形的结构。由于情在诗结尾处藏于景中,所以《山中》的意境蕴藉而耐人寻味。

  王勃(649或650~676或675年),唐代墨客。汉族,字子安。绛州龙门(今山西河津)人。王勃也与杨炯、卢照邻、骆宾王齐名,齐称初唐四杰,其中王勃是初唐四杰之冠。更多古诗词赏析内容请关注()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wangboshicirenwupian/1538.html

发表评论
加载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