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手笔丨康震:从经典诗词中汲取共克时艰的

中华经典诗词内容广泛、意象精美、韵律和谐、意境深远,蕴含着丰富的思想情感、审美情趣与伦理观念,是中华文明重要的精神标识。千百年来,人们援引诗词鼓舞士气、提振信心、...


  中华经典诗词内容广泛、意象精美、韵律和谐、意境深远,蕴含着丰富的思想情感、审美情趣与伦理观念,是中华文明重要的精神标识。千百年来,人们援引诗词鼓舞士气、提振信心、点亮生活、诗化人生。今天,在抗击疫情的特殊时期,中华经典诗词可为人们提供人文关怀与精神力量。

  必胜的信念和信心,是我们能够共克时艰、打赢疫情防控这场硬仗的重要前提。长期以来,中华经典诗词为中华民族攻坚克难、生生不息提供了强大精神支撑。同志写长征,开篇就是:“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唐朝李白《行路难》说得好:“多歧路,今安在?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骆宾王在《西京守岁》中写道:“忽见严冬尽,方知列宿春。夜将寒色去,年共晓光新。”从经典诗词中我们能够感受到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传承不衰的必胜信念。信念坚定、信心十足,才能站稳脚跟,困难再大也无所畏惧。在历史发展中,中华民族历经磨难,却从未被压垮过,而是愈挫愈勇,不断在磨难中成长、从磨难中奋起,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中华民族拥有坚韧不拔的必胜信念。面对疫情,我们要有必胜的信念;面对经济社会发展的暂时困难,我们也要有必胜的信念。

  战斗到底的顽强意志,是我们能够共克时艰、打赢疫情防控这场硬仗的精神动力。从中华经典诗词中我们能够感受到中华民族战斗到底的顽强意志,比如写小草“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写竹子“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看似柔弱的小草、竹子竟也刚毅坚卓、傲然不屈。像“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这样的诗句,体现了顽强的战斗意志:越是艰苦卓绝,越是挺身向前,不战胜敌人决不罢休。当前,经过全国上下和广大人民群众艰苦努力,疫情防控取得阶段性重要成效,经济社会秩序加快恢复。此时,更加需要强化战斗到底的顽强意志,高度警惕麻痹思想、厌战情绪、侥幸心理、松劲心态。有了战斗到底的顽强意志,我们就能坚持不懈、赢得最终胜利。

  团结友爱、守望相助的手足情怀,是我们能够共克时艰、打赢疫情防控这场硬仗的情感依托。疫情发生以来,全国上下万众一心、同舟共济,经过艰苦努力,付出巨大牺牲,终于取得积极成效。从医务工作者到居家老少,人人都是战士;从定点医院到社区街道,处处都是阵地。“岂曰无衣?与子同袍”“一寸丹心图报国,两行清泪为思亲”“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这些诗词写出了中华民族的众志成城、团结一心,也写出了中华儿女的责任与担当、牵挂与不舍、关爱与祝福。这些诗词引发了人们的共鸣共情,凝聚起众志成城、共克时艰的强大力量。

  积极的精神、乐观的心态、从容的气度,是我们能够共克时艰、打赢疫情防控这场硬仗的心理基石。这次疫情来势汹汹,防控阻击战任务重、时间长,对所有人都是一次前所未有的心理挑战。疫情病痛固然可怕,但恐惧绝望却要不得。“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恐慌焦虑于事无补,从容淡定方能进退有据。滋养了一代代中华儿女的经典诗词告诉我们:困难是暂时的,胜利是必然的,“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要知松高洁,待到雪化时”;挫折是暂时的,前进是永恒的,“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越是在急难险重之时,越是要努力保持“青山不厌三杯酒,长日惟消一局棋”的恬淡心境,我们不仅要战胜病毒,更要成为身心健康的胜利者。只有这样,才能在“回首向来萧瑟处”时,感受到“山头斜照却相迎”的欣喜;才能无比欣慰地说:“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

  一句来自邻国日本捐赠物资上的“山川异域,风月同天”惊艳并感动了许多国人,之后的“岂曰无衣,与子同裳”更让我们惊觉原来熟悉的诗词可以对现实语境产生如此有力的呼应。日本京都府舞鹤市捐赠友好城市大连的物资上又一次引用了唐代诗人王昌龄《送柴侍御》中的两句——“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曾是两乡”。

  日本为什么一再选择用古诗句来表达对中国人民的慰问?这一次引用的这两句诗又有怎样深刻的含义?王昌龄是在什么样的背景下写了这首诗?

  围绕这些问题,凤凰网文化请教了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康震,请他详细地解读了王昌龄的这首名作。

  这个诗写作的时间应该是在唐玄宗天宝年间,具体来说是天宝七载(748年)以后创作的,王昌龄当时五十多岁,担任龙标县尉。当时写这个诗什么背景呢?

  我们都知道李白有一首非常著名的诗,就是《闻王昌龄左迁龙标遥有此寄》,说“杨花落尽子规啼,闻道龙标过五溪。我寄愁心与明月,随君直到夜郎西。”天宝七载,王昌龄被朝廷贬谪到龙标担任县尉,龙标今属湖南怀化一带,县尉是主管治安的小官。去龙标的贬谪路上,李白写了这首诗寄给王昌龄,为他送行。

  《送柴侍御》即作于王昌龄龙标县尉任上。柴侍御是一位朝廷官员。侍御的职责是考核官员,这位柴姓官员也许是王昌龄的朋友,来龙标执行公务,顺便看望他,叙叙旧。之后从龙标出发去往武冈。

  所以王昌龄写的第一句话就是“沅水通波接武冈”,武冈今属湖南邵阳下属武冈市。柴侍御从龙标去武冈,一路相伴的就是沅水,也就是沅江,湖南第二大江,你走了,但是一条大江连接着咱俩,“送君不觉有离伤”,你走了,我很伤感啊!

  王昌龄在《芙蓉楼送辛渐》里对辛渐说:“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他虽然被贬,但他的朋友们,孟浩然、李白等都非常关心他,挂念他。这个柴侍御与辛渐一样,我们并不熟悉,也不是什么著名诗人,但看来王昌龄与他的情谊很深。不过,虽然离伤,诗人转念一想,“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曾是两乡。”这是什么意思?青山一道,我们云雨与共,明月千里,我们不曾分离。与之意思相近的诗句还有“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王勃),“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张九龄),但意思还是有分别,王昌龄的重心在于看似分别,但从不曾分别。

  所以日本友人用“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曾是两乡”这两句诗来表达对于中国人民的情谊,与“山川异域,风月同天”的确有异曲同工之处。都是在说,我们都是亚洲人,东亚人,而且中日两国一衣带水,文字、文化、思想、风俗等很多方面都极为相近,真正是所谓“一道同云雨”“何曾是两乡”。

  日本友人用王昌龄这个诗来表达对中国人的情感,让我们感觉到唐代的文化对日本文化的影响深远,中日两国的文化交流是非常的深入。当年日本派遣唐使来唐朝学习,唐朝的鉴真和尚去日本传扬佛法,日本的空海和尚来大唐学习,他们都见证了两国的文化交流的繁荣。所以这首诗用在这个时候的确是非常恰当。

  凤凰网文化:从“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到“岂曰无衣,与子同裳”再到“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曾是两乡”,让很多国人惊叹于日本的古典文化素质。对比我们面对疫情的一些口号,都是“XX加油”之类的通俗白话,似乎修辞上有些欠缺。您觉得这背后是否也体现出我们在文化层面的一些问题呢?

  其实,我最近一直都在用毛笔抄录中华经典诗文,然后发在朋友圈、微博上,每天抄录一首,从大年初一开始,一直到现在,给大家加油打劲。

  中华古典诗词,有其自身的特点。古典诗词一般来说比较含蓄,比较优美,比较富有意境,特别是那些流传千百年的名篇佳作。也有很多表达抵御外辱、纵马边塞的豪放诗词。在目前大家众志成城抗击疫情的形势下,表达决心、壮志,用更简明、更有力、更直接、更贴近广大老百姓的语言方式,可能更为适宜。这与文化素养、诗词素养关系不大。

  对于日本友人来讲,他们主要是用古典诗歌来表达彼此的情谊,表达中日两国人民一衣带水,唇齿相连的亲密友谊;同时,日本友人借用中国古典诗词来表达这种情谊,就显得友情深长,具有一种格外的深情。

  凤凰网文化:这里是不是也部分体现出汉诗在当代日本文化的重要地位,或者说普及的教育现状?

  汉诗在当代日本教育中的地位,我不太清楚,不敢妄言。但从学术研究的角度,我知道,日本的唐宋文学研究、唐宋史研究水平非常之高,与我们中国的学者可以说是并驾齐驱、不分伯仲。毋庸置疑,唐代文化对日本文化的影响很深远,直至今日,在日本的很多城市,还完整的保存着很多具有唐代风格的文化遗存,日本人民对于古代文物文化的热爱、钟情与尽心保护,非常值得我们学习。

  凤凰网文化:您刚刚提到每天在朋友圈里抄诗给大家加油鼓劲。您觉得有没有哪一首诗是您最想送给现在的武汉同胞的?

  我抄录毛主席的诗词比较多。毛主席擅长写古典诗词,同时具有时代特征,有鲜明的人格魅力,大气磅礴,志存高远,情深义厚,很适合抗击疫情,也很适合为咱们的白衣战士加油鼓劲。

  比如《送瘟神》:“天连五岭银锄落,地动三河铁臂摇。借问瘟君欲何往,纸船明烛照天烧。”表达了战胜瘟神的决心,这首诗本来就是毛主席带领全国人民战胜血吸虫病的精神标识,所以用在现在抗击疫情,非常恰当!

  还有《满江红》:“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要扫除一切害人虫,全无敌。”实在是太适合了!

  还有《冬云》:“独有英雄驱虎豹,更无豪杰怕熊罴。梅花欢喜漫天雪,冻死苍蝇未足奇。”也非常棒。

  还有的诗篇很适合送给我们最可爱的人,白衣战士以及奋战在抗击疫情第一线的人们,比如《七律和郭沫若同志》:“金猴奋起千钧棒,玉宇澄清万里埃。今日欢呼孙大圣,只缘妖雾又重来”,当下,我们的白衣天使就是奋起千钧棒的孙大圣。

  其他还有很多,比如描写武汉的《水调歌头游泳》《菩萨蛮黄鹤楼》等等,我正在认真整理,逐一抄录发出。希望能够为抗击疫情加油鼓劲!

  编者按:本部分由凤凰网文化于2020年2月采编。至今,国内疫情得到基本控制。武汉重启,春光明媚,让我们共同致敬逆行的白衣天使,致敬英雄的武汉人民,以中华经典诗文的力量共克时艰,期待胜利的到来。

  我是中国社科院拉美所副研究员谭道明,关于巴西的经济衰退和政治危机,问我吧!

  我是中国社科院拉美所副研究员谭道明,关于巴西的经济衰退和政治危机,问我吧!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wangboshicichuangzuobeijing/1579.html

发表评论
加载中...

相关文章